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页游 » 正文

口述:我抓住了幸福爱情的尾巴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3:23:42  

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■讲述:玉清(化名)

  ■性别:女

  ■年龄:23岁

  ■学历:中专

  ■职业:超市收银员

  玉清(化名)长相不差,眼睛很特别,圆溜溜的。但她很朴素,朴素得不像这个流光溢彩的大都市的女孩子。她是地道的武汉姑娘,但一口普通话一点武汉口音都不带,这让她显得比较书卷气。她坐在我对面,就用这种普通话,用她那独特的比较书面化的语言讲述她的爱情,讲爱情曾带给她的痛苦以及现在带给她的幸福和希望。

  我的命不好

  我对爱情从来没有什么太高的奢求,不像这个城市的大多数女孩,要求男方有房,有好工作,有钱,我只求有那么一个人,能对我好。

  我命不好,比不了别的女孩。我母亲1997年脑溢血去世了,那时我才上初中,不久,父亲又从工厂里下岗了,每月只有300多块钱的生活费,就这点钱养我们父女两个人。中考时,我成绩不错,够上重点高中,但我知道上高中读大学对我来说是奢望,填报志愿时,我就填了中专。我想这样可以早点出来挣钱养家。但中专毕业后,我一直没找到什么好工作,辗转于一家家超市打工,直到在现在这家大型超市当收银员,待遇才算过得去。

  我本来没想过那么早谈恋爱的,因为家里的事让我很烦心,根本无心奢谈感情。

  我母亲去世不到一年,我父亲就经人介绍找了女人。那个阿姨没跟我父亲拿结婚证,也没正式入住我们家,有时在她自己家跟自己的孩子住,有时来我家住一阵子。

  有一天,父亲外出,让阿姨过来照顾我,晚上躺在床上,阿姨跟我聊天,很敏感地说到房子问题,她的意思似乎是等她跟我父亲一结婚,这房子就是她和我父亲共同的。那时我才18岁,半懂不懂的,事后我跟亲戚提起这事,他们一听,都义愤填膺,纷纷指责阿姨,说还没结婚就这样,结了婚还不知道怎么样呢。亲戚们都主张,如果我父亲跟那个阿姨拿结婚证,必须在结婚前将房子公证到我的名下。

  我无意中的一句话让父亲跟阿姨没拿成结婚证,那段时间父亲因此对我很冷淡,我的精神很压抑。那时候有几个男孩子追我,但我都拒绝了,我觉得家里的情况很不稳定,这时谈感情是一种奢望,加上父亲的表现让我觉得男人都靠不住。

  那段压抑的日子,我不知道是如何熬过来的。回想起来,我的青春是灰色的,不像其他女孩有五彩斑斓的梦。

  下嫁都不成

  2003年,我经常跟同事们一起出去玩,眼界开阔了,心情也开朗了许多。

  有天晚上,我和同事去“凯威啤酒”跟一帮朋友吃火锅,在那里认识了孝凌(化名)。孝凌是退伍军人,家在农村,退伍回来后在武汉打工。那天一起吃饭,我对他没什么特别印象。

  过了两个多月,他突然打电话来了,虽然我觉得很唐突,但还是跟他开始了交往。我的爱情没有一点城市女孩的浪漫色彩。

  2004年11月,我提出去他家里看看。他家在G市农村,到他家后,我的感觉不是很好。他爸中风了,躺在床上,但还有一家之主的威严,母亲是典型的农村妇女,一切听他爸的。哥哥出去打工了,嫂子留在家里。晚上我要去城区我一个堂姐家过夜,孝凌热情地留我跟她嫂子一起住,我便留下了。谁知他们一家人夜里的谈话全被我听到了。孝凌向家人汇报了我家的情况后,他家里人坚决不同意孝凌跟我谈恋爱。那一晚,我心里翻江倒海。我一个大城市的姑娘,长得也不差,连下嫁到农村都嫁不出去,我的自信荡然无存。

  第二天早上,孝凌一言不发地就带我离开了家。回到武汉后,他也不主动跟我联系,我打电话过去,他总是躲躲闪闪、含糊其辞。我说,你们家不同意就算了吧,彼此不要耽误时间。

  他充满正气

  跟孝凌的那段交往让我很受打击,我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。轻生不成后,我就走另一个极端,玩世不恭,游戏感情。

  那段时间,我像变了个人似的,完全不再是以前那个老实本分的姑娘了,成了个坏女孩。只要谁表露出一点想追我的意思来,我马上很主动地贴上去,厚着脸皮要求别人请吃饭,请看电影,吃完玩完之后,我马上就变脸将别人甩掉。我以伤害别人为乐事。

  谈一个甩一个,换男朋友像换衣服一样勤。主动权都是掌控在我手里。

  关于这一段,玉清讲得很抽象,似乎有意避开具体细节。我问她:“你以这种方式谈过几个男朋友呢?”她不好意思地说:“七八个吧。”看她窘迫的样子,我不忍心再问具体细节了。

  军刚(化名)似乎是专为拯救我的灵魂而出现的。

  今年4月初,同事给我介绍了她的一个同学的战友,这就是军刚。军刚是F市人,在河北当兵,正在服役。我们主要是通过短信的方式联系,刚开始,他发短信来我爱理不理的,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跟他不咸不淡地交往着。

  在这同时,我跟孝凌也有电话和短信联络。跟其他一些对我有意思的男人也有电话短信联系。

  6月到8月军刚都要在内蒙执行军务。6月,我故意考验他说,我8月过生日,到时候你会回来吗?他老老实实地说,如果能来我一定来。我心里根本没敢作指望。

  7月中旬,孝凌突然告诉我,他要结婚了,是家里给他定的老婆,娘家有点钱。结婚没几天,他又告诉我,他一点都不喜欢他老婆,跟她在一起很难受。我心里立即涌起一股幸灾乐祸的快意,我决定报复他。我马上给他发了条短信,让他离婚,还说我等着他的决定。巧的是,我鬼使神差地将这条短信错发到军刚的手机号上了,军刚马上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发错了,我知道无可挽回了,便硬着头皮承认那条短信是发给孝凌的,关于我跟孝凌的事,我对他说过。他立即挂了电话。我再打电话过去想找他解释,他却已关机。那一刻,我的心好痛。我这才意识到,我已深深地爱上了军刚。

  我想他一定不会再跟我联系了。哪知,晚上他打电话到我家里,好好地给我上了一堂人生大课。他说:“你这样做是害人害己。你把别人的家庭拆散了,对你有什么好处呢?你又不可能再爱他。”他还说,不管我俩最后谈不谈得成,你都该好好生活,要堂堂正正地做人。他让我好好反省自己的行为。

  军刚的一席话让我对他顿生崇敬之意,我立即断绝了跟孝凌和其他男人的一切联系,一心一意跟军刚交往。

  我有了幸福

  8月28日,就在我生日的前一天,军刚突然来武汉了。那天晚上,我们在亚贸的肯德基见了面。第一次见面,一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,就像是老友重逢。

  晚上,我带他回了家,让我父亲过目。父亲觉得不错。第二天,亲戚们来给我过生日,见了军刚,都感觉不错。陪我过完生日,他就回家休假了。我的心也跟着他走了。

  两天之后,我独自找到军刚的家。有了上一次的教训,这次我想访访未来的婆家。军刚的家虽然也是在小镇上,但他的家庭让我感觉好温暖。他父亲是老师,母亲是妇联干部,都是知书达理的人,对我很好,把我当女儿看。我从小就没了妈,好渴望这样的家庭氛围,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家。

  军刚休完假之后就赶回部队了。从此,我的心就随他到了那个遥远陌生的地方。我们鸿雁传书,说不完的鼓励,道不尽的相思。

  “十一”长假,我去军刚的部队看望了他。他和战友带我到北京到处游玩。那几天,是母亲去世这么多年来我最开心的几天。

  玉清拿出她和军刚在北京拍的照片给我看,军刚虽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,但军装笔挺,一身正气。

  我坐火车回来的时候,军刚在站台上叮嘱了又叮嘱,就像我是个需要呵护的孩子。我心中涌出无限的柔情。是他,带给我快乐和幸福的感觉,还给我带来了生活的希望。明年年底,等他退伍回来,我们就结婚。

  [记者手记]爱情的力量

  记者 毕云

  爱情,让你哭,让你笑;让你痴,让你狂;它能让你圣洁,也能让你堕落;它可以拯救你,也可以毁灭你。这就是爱情的神奇力量。

  玉清因为一段不成功的恋爱,自信心大受挫伤,因此游戏感情;又因为一个真正爱她的人的出现,心里便充满阳光。爱情,左右着这个年轻女孩的生活。

  爱情的力量是那么强大,人被爱情所左右是难免的,尤其是年轻的时候。

  但人要学会尽量掌控爱情。主动地享受爱情,而不是被动地被爱情所牵制。这样,你才能自主人生。有很多人因为失败的爱情经历毁了自己的人生,就是因为被爱情的力量所击倒。

  爱情,是人生重要的东西,但不是人生的全部内容。爱情来了,好好珍惜它;爱情走了,好好珍惜自己,等待爱情它重新再来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